您目前位置:社大首頁弱勢關懷與多元文化推動

2016 點亮角落微光 『羨慕松山』

點亮角落微光 『羨慕松山』

修復的不只是物品,還有人與人之間的缺憾

週六清晨,許多人還賴在溫暖的被窩中,南港磚窯邊的暗巷中,出現了一群身著黃色背心、扛著木料與器具的鮮明隊伍,他們吆喝著提醒彼此小心、說著今天的目 標與分工,看不出一絲忙碌一周後的上班族該有的倦容。他們是松山社區大學「獻木 松山公益修繕社」的成員。

這群人主要是由松山社大木工班的學員所組成,八年前由指導老師黃俊修號召發起。 因著回饋社會、關懷弱勢的善念,這群平均年齡40多歲的男女志工把課堂所學運用於 對獨居老人、弱勢團體的居家環境改善。為了貫徹公益理念,他們自籌經費購買材料 為弱勢者提供免費修繕服務,並且從不申請政府補助。服務對象包括弱勢家庭、弱勢 公益團體、弱勢獨居老人等。他們自謙的說,自己能做的實在有限,除了牽涉結構的 工程無法提供之外,對於居家修繕的協助也以安全為主而非注重美觀。四、五十位社 員中,有十多位常出現的老面孔。雖然平日大家都有各自要忙的事,負責聯絡的成員 只要在網路群組一號召,很快就可以知道修繕當日有多少人力可以參與?誰的車子可 以載材料?並可藉以預估修繕所需時間,以便與案主、轉介單位約定施工時段。

八十多歲的周奶奶,在老伴離開後就一人獨自住在老舊的木造平房中,而老先生在世時總會為破舊的房子敲敲打打急就章地修補。她回憶說:「天花板塌下 來那天還好我人在樓下,否則自己可能就不在這了!」而這天,一群人七手八腳地敲 敲打打、拔釘子、卸木板、量尺寸、鋸角材,忙了一天就為了在過年前給這個素未謀 面的老人家一個足夠遮風避雨安全的家。雖然煙塵瀰漫、儘管灰頭土臉,用袖子抹一 抹臉、揉一揉眼睛,他們依然抬頭專注地將每一根釘子牢靠的釘上去。

周奶奶摸摸補過的紗窗、轉轉修好的水龍頭,充滿歡喜地感謝修繕社把蚊子、漏水 的問題也一併解決了。看著修補完好的天花板,她久久站定若有所思… 走出門外, 卻又孩子似地踮了踮腳尖,用她濃重的北方口音高興地告訴我們:「這屋簷久了、撐 不住垂下來了,好多人來都撞到頭,謝謝你們把它也修好了。」周奶奶笑得燦爛眼睛 瞇成一線,讓人打從心底暖和起來…

在南港磚窯邊的多重障礙受扶助家庭中,一群人忙進忙出地把破舊不堪的天花板拆下來換新,而隨之暫時卸下的日光燈卻因這難有立錐之地的小屋而苦無安心放置的地方。這時只見社員們很自然地將這盞老舊的燈具就擱在供 桌上… 初次參與的筆者瞪大眼睛簡直不敢置信,直覺地想到志工們難道不擔心對屋中的祖先或神明有所冒犯?但看到 他們無視蚊子叮咬、忍著灰塵,認真工作的神情,心想神靈應該也會體諒甚至感謝他們對子弟的一片善心吧!也就是 這種把修繕服務認真做好的想法,他們更能心無旁鶩的把每件委託工作圓滿完成並且堅持到今天。同樣令人佩服的, 是夥伴間絕佳的默契。在服務的過程中,找不到空閒的人,即使手上的事情已經完成,也馬上投入搬材料、掃地、修 補等零碎工作,不分彼此共同成就一份善業。

問到這麼多年的服務過程是否也遭遇挫折?總幹事游慶元說:「最大的無力感是資源被濫用!」由於成員多半有自 己的工作、家務甚至年老臥床長者要照顧。而犧牲陪伴家人的假日,勉強擠出來的時間若不被珍惜,不免感到受挫。 有些成員看到要求服務的對象經濟條件比自己還好,卻理所當然地要求這、要求那,曾經覺得灰心。但在彼此加油打 氣下,許多人一做就是七、八年,部分成員則因個人情況不同而以捐款支持為主。現在的他們需要各種專業的夥伴加 入,以應付日益增加的服務需求。

直到最近,仍有透過公部門轉介而來的「獨居老人」案例,經過現場勘查後被他們所拒絕。原因是該長者經濟條件不僅甚佳,而且所謂「獨居」狀態只因兒女不住在一起而是同在台北的其他社區。「經濟條件許可的人應該在市 場機制解決問題,而子女更應該負起照顧父母的責任」,總幹事游慶元有感而發的說。他們希望能把寶貴的資源留給 真正需要的人,不要淪為富裕者「反正免費」的服務。 由於成立之初他們就共同確立了「不分黨派、不論宗教、不受輿情」的三個基本原則,因此他們對於這樣的公益服務 仍堅持他們只為弱勢服務的初衷,不因人情壓力而有所動搖。

成員們平常除了修繕工作與聯誼、進修活動之外,他們也常約時間一起用木料製作工藝品以做為義賣之用。義賣所 得則用於購買公益修繕的材料,舉凡小桌椅、裝飾品、刮痧棒甚至原木飯匙,藉著小小作品都能感受到出他們的用心 與愛心。在社大成果展中有許多民眾知道他們的故事後,不僅購買自己所需的用品,也幫親友代購餽贈,把他們的故 事連同這份心念連同木作工藝品傳遞給家人,也傳送溫暖到下一個不知名的彼方。

由於對於修繕的服務有所堅持,他們在幫助案家時從不接受服務對象的款待,不僅便當派人自購,甚至連飲水都自 備。有時為了趕工,常常延誤吃飯的時間。成員中少數女性之一的褚玉琪加入修繕社已經兩年,當初是為了替自己增 添生活情趣,所以報名參加「快樂小木工」課程。因為覺得夥伴們做的事情很有意義,因此在參加木工班的第一期就 已經加入公益修繕社到現在。談到扛木材、飲食不正常的修繕工作,她簡單地說:「一點也不辛苦!」 這群終日與木 頭為伍的夥伴們,如果真要找一個共同的形容詞來描寫他們,應該就是『木訥』吧!

不僅受訪時多半回答「那沒什麼?」、「不會累啊!」、「還好啦!」這一類不超過五個字的詞句,而讓人難以下筆;就連工作中也因為長久的默契 而少有交談 (或許也可以避免吃到灰塵吧!) 不過,當工作完成,他們一再檢視修繕物的牢靠穩固之後而流露在臉上 的那一抹放心的微笑,看在眼裡直讓人心中迴盪而動容不已。

曾經有身障者提出需求,想拜託是否能加裝扶手以便順利進出?經過社員現場勘查後,幾經討論與實地模擬,最後 他們升級提供了木製的無障礙坡道,讓案主驚喜不已。而許多時候在修繕破漏的屋況之際,他們也看見老人家的實際 需求而主動協助加裝浴廁扶手,讓長輩們的生活多一分輕便與安全。在「超高齡」社會來臨之際,他們付出真誠的行 動關懷周遭的人,不僅讓受助者感受到溫暖,也讓這個社會充滿更多正面的力量。

吱吱作響的器具聲中,我們造訪了平日難得受訪的松山社區大學木工教室。在充斥機械與敲打聲的教室中,學員們依著老師的教學用木材裝修了幾個小房間、拱門、隔間裝潢與牛角窗…等,儘管鋸木材、吸木屑的噪音不斷,每 當黃俊修老師示範拿手的木工技巧,同學們都頓時鴉雀無聲不約而同地圍在一起聆聽、抄筆記。認真的學員們在這裡 或學得一技之長、或習得技藝妝點居家,更多的是在修繕服務的過程中看到自己的不足,而持續精進技術提供更好的 服務。問:「社團名稱為何叫獻木?」黃老師笑著回答除了以木作工藝奉獻回饋社會之外,也讓別人「羨慕」松山有 這樣的社團!話雖如此,他們仍然期盼這一點點努力能帶動更多人投入弱勢關懷。讓台灣這個號稱富裕的社會能有更多的溫情

第 5 頁,共 31 頁

QR CODE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