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社大首頁........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結合在地資源‧行銷在地生活

結合在地資源‧行銷在地生活
報告人:松山社大校長蔡素貞

一、社區營造、社區行銷與社區學習

臺灣推動社區營造是從文建會開始,迄今已有十五年的營造經驗,積累相當豐富的營造案例。相較之下,臺灣終身學習體系在1998年頒佈邁向學習社會白皮書正式宣告終身學習社會的來臨,也邁入第十一年,在臺北市的引領下,迄今全國社區大學含原住民部落社區大學已超過百所,

閱讀全文:結合在地資源‧行銷在地生活

遇見十二年國教-落實服務學習及學校社區化的社大協力角色

臺北市教師研習中心教師天地雙月刊

遇見十二年國教-落實服務學習及學校社區化的社大協力角色

                                   文‧蔡素貞/臺北市松山社區大學校長、臺北市社區大學永續

                                         發展聯合會理事長、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副理事長/2014

    去年十二年國教匆忙上路,政府由上而下,希望在短時間內,透過強力主導,改變社會價值,破除明星高中與分分計較的迷思。但新制度每一個環節都無前例可循,一切充滿不確定性,身為第一屆白老鼠的家長和學生無所適從。可想而知,集體民怨將隨之鋪天蓋地而來,考生家長走上街頭。結果是,人人都不滿意,大家都說不公平。但在這場爭議下,大家也開始去省思,到底出了哪些問題?到底十二年國教焦慮關鍵在哪裡?

    面對十二年國教劃時代的教育改革,社大無法自身其外,乃因社大運動跟教改有很深的淵源。1994年4月10日『四一0教育改造全民大結合運動』提出了教育改造的四大訴求:落實小班小校、廣設高中大學、推動教育現代化、制訂教育基本法,希望進行教育環境結構的徹底改造,及推動傳統僵化教育體制的鬆綁。此運動動員三萬多人如嘉年華似的遊行在臺北街頭展開,不是抗爭、也沒有激情,卻是台灣民眾第一次走上街頭高喊要「教育改革」,掀起風起雲湧的教改浪潮。這波浪潮的教改聯盟召集人臺大數學系教授黃武雄〈永和社大創校主任〉及臺大農化系的教授張則周〈板橋社大創校主任〉在這當下提出「新學制」社區大學倡議,呼籲政府更有彈性的提供教育的機會。社區大學是臺灣教育改革的奇蹟,希望推動社區大學,以活化社區、解放社會力、培育公民參與社會事務的能力,成為教育改革運動的主要著力點。

 

柯P新政-引進社區大學資源升社區高中職辦學績效

    柯市長在選前就陸續拋出他的教育政策,其中針對優質高中職他希望能引進社區大學資源,善用社大多元的師資,協助開設各類特色課程,來提升社區高中職辦學績效,發展學校的特色。市長在十二年國教改革中高中職均優質化的構想裡能看到社大的角色,可見他對社大多年辦學成效是給予肯定的。社大運動已十六年,十六年來我們看到全臺各地社區大學,在環境保護、環境教育、文化重建文化資產的守護、社區營造、審議民主、食農議題、少數族群文化、公民媒體、社區公民影像、關懷弱勢群體等方面都拿出還算漂亮的成績單,另外也適時的扮演著地方政府與民間的理性對話平台角色,社區大學除了外界所認為的成人終身學習的機構外,實質默默的在各地建立臺灣及城市的軟實力,尤其是公民社會的建構上。

    而十二年國教本乃於全人教育的精神,以「自發」、「互動」及「共好」為理念,引導學生妥善開展與自我、與他人、與社會、與自然的各種互動能力,協助學生應用及實踐所學、體驗生命意義,願意致力社會、自然與文化的永續發展,以「成就每一個孩子—適性揚才、終身學習」為願景,尊重多元文化與民族差異、關懷弱勢群體,透過適性教育,提升學生學習的渴望與創新的勇氣,善盡國民責任並展現共生智慧,成為具有社會適應力與應變力的終身學習者,期使個體與群體的生活和生命更為美好。(<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國家教育研究院,2014)。

    對照兩者,其精神是一致的。為協助落實十二年國教精神與活化高中職課程,這部分在社大同儕間有了一些討論,我們認為社大可透過現有多元課程來協助所在區域高中職的課程活化與社區化,甚至社團課程的陪伴與推動。此外十二年國教推動後學校學生差異性勢必提高,補救教學及差異性教學需求將大幅提高,社大有許多退休教師學員,如能引進他們「再社會參與」,擔任志工協力提供更多元課後補救教學的資源,將能讓更多孩子受惠。基於此我們認為社大可協助提供社區高中職選修課程多元及在地化學習內容,活化其學習內涵;協助公共性及社區服務社團的成立與陪伴,落實服務學習精神;協助鍊結社區學習資源,促進高中職社區化。同時考量技職教育法的通過,社大可協助提供職業探索課程,讓高中職選修課程能更加多元活潑。在回應柯市長田園城市食農教育願景上,社大將建立社區菜園技術輔導平台,可進而協助學校推動食農教育及小田園計畫。

 

社區大學深耕社區公民行動所累積對應經驗與資源

     自從1998年第一所社區大學設立以來,各個社區大學普遍開設與地方文史、生態、族群等相關的課程,並積極參與地方公共事務,承載起強化在地認同、培力在地人才、發展在地文化的重要使命。「在地深耕」不是一句口號,而是引動在地居民有能力營造、改變、挖掘、記錄在地文化。社大以不同角度推動社區公共事務,其中可看到社大地域認同層面及文化運動廣度,而這項行動力背後支撐的是學習內涵,例如課程公共化--社大藝文課程著力的不只是藝文素養與品味的提升,而是能將素養內化後凝聚成為行動與樂於承擔的義務,將文化藝術帶入社區環境的改善,透過公民美學的實踐、文化的參與、環境的守護,落實在每一個公與私的領域,如拼布救樹蛙活動等。各社大如永和社大推動的全國性議題千里步道環島慢行,已是全國知名之環境運動;再如臺北市的萬華社大透過課程協助地方產業發展,開辦<街道上城市藝術家>培力課程協助遊民投入社會;北投社大則積極投入北投溫泉產業文化的營造,透過課程與活動規畫讓地方故事醞釀在地更多的感動,找回北投的觀光特色;文山社大課程對「十五份遺址」的發現與研究;大安社大推動走讀大安文化節,關懷華光社區;士林社大投入雙溪濕地的守護工作。社大許多地方學經驗,透過其知識與人脈資源,將地方豐富人文及自然資產,有系統地發掘,並加以加工、流通與應用擴大其影響。這部分絕對能提供區內高中職活化課程內容與社區化的最佳資源與後盾。

 

↑千里步道運動透過「綠色路權、手作步道、食物零里程、減廢減碳、一村一林徑、農漁村公益小旅行…」等主題,進一步落實步道運動的核心價值。

 

↑萬華社大以「青草巷導覽志工培訓」、 「文化行銷」課程協助地方青草巷產業發展

 

↑萬華社大持續開辦<街道上城市藝術家>培力課程,街友於艋舺公園的社區成果展出

↑文山社大課程投入十五份遺址的調查研究   

 

↑大安社大-相遇華光社區地圖

 

↑士林社大-認養雙溪濕地

 

他山之石-孩子對全球與社會議題的關注

    近年來許多和環保相關的場合,我們看到一批生力軍-學生的參與。他們或者為捍衛竹南大埔農地而靜坐,或許為反對國光石化而奔波,也有人為了後龍灣寶農地而多次參與請願,看起來我們的孩子對臺灣社會關注力越來越深刻了。臺灣社會當下有許多嚴峻社會議題要面對,如氣候暖化、少子化與人口老化、貧富不均、世代正義、食安與食農議題等問題,這些重大社會議題,如果要循公民參與就是漸進改革,就應該讓青少年、讓孩子們有更多機會關注,從認識關心公共議題到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回溯我們的孩子從小在學校關注的是甚麼議題?我們再來看看澳洲孩子,他們從小學校教育引導他們關注的是甚麼議題?澳洲的全球公民教育網頁,談探討的議題包括兒童權益、國際財政、沙漠化、自然災害、教育、環境、和平促進、             脫離貧窮、食物安全、國際難民、性別平權、稻米與農業政策、農村發展 、            都市化問題、全球健康、志工、愛滋病 、水資源、人權、政府管治等。YOU CAN DO,認識問題之後,是行動網頁接著告訴學生,在防治沙漠化方面澳洲政府已經有了什麼具體作為,聯合國以及各國政府又做了什麼,但是更重要的是,「你」能做什麼。對於貧窮問題,學生所學的基本常識是,全球有七億人食物不足,每年有一千兩百萬個孩子因為營養不良或飢餓而死亡。但同時,全球其實有足夠的糧食生產,每一個人都可以獲得三千五百卡的熱量分配。所以人間有飢饉,並不因為糧食不足,而是因為糧食的運輸和分配有致命的問題。這些先進國家在進行的教育,早已不再是傳統的學科教育,早已轉換為對於地球和全球社區的關懷和行動。最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課程教學對象,是小學生和初中生。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應屆畢業生在畢業典禮上唸一段誓詞:「在選擇工作或服務機構時,我務必考慮該項工作及所服務機搆是否承擔對社會及環境的責任。」

另一個版本的大學生誓詞:「我承諾將致力於建設一個美好的世界,其科技的應用必須以社會責任為念。我拒絕將我的所學用在對人類或其環境有害的任何方面。我的事業追求務必以道德為優先考量。此後個人生涯將壓力備至,然而我簽此誓言以表達我的認知:每一個個人承擔起他的責任是邁向世界和平的第一步。」

    當我們看見澳洲的小學生在學習內蒙古的沙漠化問題,德國的初中生在探討南亞海嘯所引發的貧富不均問題,加拿大的高中生在辯論歐盟和美國農業補助政策對加勒比海貧國的傷害,英國的社區學校在討論全球暖化的因應對策。我們就要思考我們的孩子除了學科的精進,我們還需要提供他們甚麼樣的學習環境?才能真正落實十二年國教理念致力社會、自然與文化的永續發展,期使個體與群體的生活和生命更為美好。

 

導正服務學習真義-教師的引導角色

    為培養臺灣學子對鄉土的關懷,建立正確的生命觀、道德觀、價值觀、國際觀和永續發展的理念。改正過往教育只重視升學學業能力的增進,而忽略生活教育、品德教育、弱勢關懷、社會服務等面向。這幾年教育部積極推動服務學習政策,而各級學校紛也紛加入服務學習的行列,於校內開設服務學習課程或是於現有課程中融入服務學習的概念。一直以來,服務學習被視為是社會參與以及教育改革的一種形式,是一種能連結到有意義的社區服務經驗的學習、個人的成長及公民責任的養成。利用「服務學習」讓學生走出校園去提供服務予社區環境、去關懷獨居老人及其他弱勢族群。從真實情境中去體驗貧窮、公平、資源分配、正義及人性尊嚴等問題。讓孩子的學習活動超越以往過度重視智育的學校教育,將關注點延伸到校內需要服務的角落乃至到社區服務、國際交流的服務學習,希望透過服務過程,培養學子們合作互助精神,省思生命中的意義與價值,進而拓展自己生命的深度及廣度。

   服務學習立意良善,透過親自體驗杜威「做中學」的真義,培養參與公共服務的意願與熱忱。但當它被納入十二年國教的超額比序項目後,原先設計的獎勵服務精神被扭曲了面貌。去年底金車教育基金會發表一份「青少年服務學習」問卷結果,其中被調查的11縣市22所國高中生就加入服務學習行列,過半數回答是以升學為考量,如此結果與服務學習詮釋的無私是有很大落差的。

    在臺灣,任何的教育改革一旦與「升學」有關,往往就會變質失真。的確我們也看到為滿足學生所需之大量服務學習時數,學校或機構可能提供缺乏教育性與學習性的服務機會,能否落實服務學習的精神,令人堪慮。如何化解服務學習所引發的爭議與疑慮?如何導正學生正確的服務學習觀念?或許未來對於青少年服務學習指導,應該盡量與學區內的社區環境相結合,用務實態度來提供社區最急迫的服務。當然也要讓家長知道,青少年從事服務學習,應是一種自發性行為,如果為了升學才來服務,會使學生的價值觀扭曲,引發功利的心態,對於人格養成是有缺陷的。

    要引導孩子從服務學習中去體認生命的價值與社會責任,這部分的引導非常重要。為身體力行,教師也需親自深入社區或社福單位,從做中學體驗服務學習的真諦,才能達到「教學相長」的目的,引導學生公共參與來落實服務學習精神。教師也能將服務學習融入課程活動,活動後帶領學生進行分享與反思,以驗收學生服務學習成效,方能讓學生獲得更多省思。例如教師可規劃『社區關懷行動方案』,先由學生決定其所要行動的公共議題,鼓勵先從自己的生活周遭來關懷起,其次,讓學生先研究此公共議題,分析其現況,評估其安全性,進而掌握解決問題的相關資源所在,再討論出可行的改進或關懷策略,最後,將策略轉化成實際的關懷計畫與行動。讓學生在課程進行中,發展出能在民主社會中實地參與的公民能力。

    全國社大志工群,為一群群熱心參與的夥伴組成,秉持「甘願做,歡喜受」精神,投入各項公共參與與服務,以非功利導向的服務精神,基於社會公益責任的參與行為,他們投入資源回收、關懷老人、照料貧戶、社區工作……等經驗,將可陪伴孩子們正向投入服務學習的領域。

 

促發多元公益社團-另一種師生實踐社群

    此外服務學習課程,可和服務性社團結合,讓專業與服務結合;社團也可開辦服務學習課程,讓學生選修,讓服務學習課程走向更多元化活潑化。如果學校選修課程也可以部分開設與社會議題有關的課程,這樣將能激起學生對服務學習的興趣。

    學生社團活動參與度與表現越好,較有助於提高學生公民參與行為和能力的表現程度,對於學生身心發展具有重大影響,是自我發展的一個途徑;是建立同儕團體與參照學習之機會;具有調劑、紓解生活壓力之意義(黃書婷,<戶外教育- 走出教室,讓學生活起來>,2008)。參與社團可以突破社區中學校和團體之間之藩籬;可以改變學生對社會事務產生正向之見解;將學生安置於有責任感之位置上,可以引導發展公民參與之能力;學生透過社團參與課外服務活動時,可以覺察新的經驗。

    對照社區大學的社團推動經驗,為讓學員經由社團活動,為臺灣社會的公共事務注入豐沛的人力資源,在公領域內發展緊密的人際網絡,以利於促發民間力量的形成。社團活動以公共事務為主,由學員自己組織,聘教師為社團顧問,以便諮詢及指導。例如組成社區新聞社,挖掘社區新聞,辦社區報,提供資訊以凝聚社區意識;又例如組社區規劃社,深入社區各角落辦社區活動、蒐集居民需求,對理想的社區環境進行規劃;例如組地方文史社,探查地方過去的歷史、人文典故;組環保社、河川保護社,投入地區環境與河域守護工作;組老人關懷社,營造友善高齡社區;組新移民-南洋姐妹社,投入新移民的關懷與陪伴;組公民記者社,投入在地議題的報導……等,這些再再都有益於凝聚社區意識,打開公共領域,發展民脈,學員也藉此反省自我、實現自我,創造新價值觀。其中有些社大都成了全國相當知名的實踐社團,如千里步道、南洋姐妹會等。

    這部分社大長年所累積的經驗、資源與師資群,都可作為協助區內高中職落實服務學習與社區化的好夥伴。

 

↑松山社大 Peopo 公民記者社/光華雜誌報導/獲頒公共電視公民新聞獎

 

↑松山社大河川巡守隊到健康國小做環境教育宣導/大愛電視台報導/自由時報報導

 

↑松山社大西畫社於松德療養院從事藝術治療

 

↑松山社大錫口詩社協助承辦第一屆社大盃閩南語文競賽

 

↑松山社大木工社免費為低收入戶,獨居老人居家修繕 /中時報導

 

學校社區化‧社區學校化

    近年教育當局不斷要求學校社區化,即是體認辦學上社區居民的重要性。站在社區長遠發展角度,社區發展與社區學校息息相關。學校應多融入當地的文化,讓學校經由認識社區、愛護社區、認同社區,成為社區學校。社區與學校應視雙方為共同發展的夥伴,了解學校與社區共同關注的問題,將對方視為生命共同體

    社區大學這些年不僅長期推動社區營造,如松山社大協力推動松山健康城市、松山宜居城市、松山高齡友善城市。也積極推動社區學校化,使社區成為學習型組織;共創學校與社區共生共榮盛況。希望能建置社區學習資源平台與學習體系協力圈,一方面讓社區內對終身學習有興趣的機構或個人得以隨時獲得就近支援,一方面讓所有學習單位除學習外能深耕社區,讓社區教育資源得以更有效整合。為落實「社區自主由下而上」的學習精神,讓終身學習從社區開始,陪伴每個社區朝學習型社區發展,將學習落實在社區場域。例如松山社大以松山區精忠里、東榮里、新聚里為軸,推動「松山區後巷與街廓社區的推展」,透過培力讓區民共同營造永續生活環境。並協助將「後巷與街廓社區的推展」成效提案信義房屋「社區一家幸福行動計畫」,自全國社區脫穎而出獲得100年度發展補助社區。

 

    為提升區內各級學校與社區的緊密度,松山社大邀集區內各級學校編纂《松山傳奇》鄉土教材,鍊結社區資源與松山國小合作推動「小小文史生態導覽員培力」;與介壽國中合作推動「健康校園」、「健康媽媽成長營」;與中崙高中推校園「生態池」。再如結合地方文史辦理社區學校夏令營活動;協助區公所推動各級學校環境教育獎章……等。

 

↑與松山國小合作推動「小小文史生態導覽員培力」

  

↑與介壽國中合作推健康校園「健康媽媽成長營」

 

↑協助中崙高中推「生態池」

 

↑開放學童結合地方史的偶戲夏令營

 

↑結合松山區各級學校鄉土教學的錫口遊學營

 

↑松山區環境教育獎章

 

攜手翻轉教育新願景

    2010年第八次國家教育會議,會議以「新世紀、新教育、新承諾」為願景,以「精緻、創新、公義、永續」為主軸,我們期盼百年教育願景得以落實。那麼,社大與區內學校能否攜手,以課程的活化,打開並發展孩子的公共領域,以課程優化改造孩子私領域的內涵,以課程廣化作為孩子重建世界觀的基礎。讓校園更生氣蓬勃,讓校園成為重建臺灣社會,發展臺灣新文化的泉源。

 

期待一場能量的匯聚與爆發,翻轉臺灣成人學習軸線

期待一場能量的匯聚與爆發,翻轉臺灣成人學習軸線
                           --寫在第十二屆社區大學全國研討會及全國教育會議前夕

2010.05.01-05.02
蔡素貞/第12屆社區大學全國研討會大會召集人

1998年鑑於國際終身學習潮流,臺灣政府發布邁向學習社會白皮書,不僅掀起終身學習社會熱潮,也讓臺灣成為世界上繼美國、日本、韓國、英國、德國之後第六個為終身學習立法的國家。但這股氣勢與高潮並未持續,十年來雖有社區大學、樂齡學習中心、家庭教育中心等的推展,但都是個別的、單打獨鬥式的、兼辦式的,臺灣終身教育的推動仿如游擊兵,缺乏明確的制度與學習軸線,更缺乏一支正規軍來研訂整體政策建立系統學習網絡,建構真正終身學習社會提升終身學習參與率。當臺灣終身學習行動停滯,還在斤斤計較文憑授與,還將成人擋在高等教育之門外時,我們卻看到先進國家將其視為施政之重要南針,紛紛以更多元、更自由、更開放態度迎接終身教育。例如歐盟從2000年後先後提出多項終身學習方案,致力歐盟終身學習的推展;我們的近鄰韓國在2000年頒佈終身教育法,其教育與人力資源部每隔五年就提出推展終身教育計畫,每年均發布終身教育白皮書:日本在1990年訂頒「終身學習振興法」,在各地設置「生涯學習推進中心」,負責各地終身學習的推展。這些努力我們從2007年聯合國統計歐洲終身學習參與率平均達35%,北歐瑞典、挪威、芬蘭、丹麥都超過50%,瑞典更高達73%。美國在2005年終身學習參與率平均也達到44%。而亞洲的韓國、日本、新加坡終身學習參與率也都超過30%,列為終身學習之林,相較這些國家臺灣確實存有一段距離。

今年教育部將於八月召開暌違十五年的第八次國家教育會議,會議以「新世紀、新教育、新承諾」為願景,以「精緻、創新、公義、永續」為主軸,我們期待會議真能開出一帖良方,也期盼百年教育願景得以落實。要達到此目標,政府需先正視成人學習的權益,打破正規非正規教育的傳統思維,尤其是在少子化高齡化社會快速變遷時代,政府能面對「新世紀」提出「新教育」給予「新承諾」。據經建會2008年統計,臺灣2300萬總人口其中21歲(大學學齡)以上人口佔73%約1685萬人,接受終身教育的人口數(18歲以上)更高達1800萬人佔79%。另外就教育部統計資料臺灣20歲以上未擁有大專以上學歷佔47%,也就是還有1千萬成年人口沒有大學文憑。反觀終身教育經費迄今僅佔每年總教育經費之4%,扣除社教館所經費則僅剩2%左右,這離1998年邁向學習社會白皮書所承諾的6%還有一大段距離,臺灣教育未能真正為近1800萬成年人的教育權提出完備的終身學習體制與提撥應有教育經費,也未正視成人潛在的高等教育需求,若為「公義、永續」,相較韓國是以憲法在保障成人受教權及終身教育的推展,臺灣則是明顯落後,也不符公平正義原則。何況臺灣平均壽命為79歲,女性82歲、男性76歲,正規教育學習年齡僅佔國人生命三分之一不到,若是臺灣再不正視成人學習,那麼面對快速變遷社會,我們可預期臺灣將出現一批批社會新文盲新弱勢。近日政府擬調降營所稅到17%,依憑的是仿效新加坡,此時我們期待政府也能為提高國家整體知識力與臺灣競爭力,將終身教育經費比仿效韓國。

韓國終身教育並非只有教育部推動,2006年韓國各部會終身學習總經費約達台幣一千億元,含括勞工部、教育與人力資源部等相關部會的預算編列,對終身教育韓國政府不僅是經費的支持,而是擘畫更多元更開放的成人高等教育體系。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雖國情、民俗及教育背景不同,但「擷人之長補己之短」,韓國之所以能走向「文化創意大國」,大幅提昇國家競爭力,是因為他掌握了學習社會的契機,「善門大開」不再壓抑成人學習。韓國能臺灣能不能?

社區大學全國研討會已順利舉辦十一屆,透過全國研討會可綜觀、博覽全國社區大學的發展成果及前瞻行動,有效促進社區大學運動的發展。今年第十二屆全國研討會以「前瞻‧躍升‧永續--社區大學的教學發展與制度創新」為主題,無非是希望對社大這些年所發展出的特色與價值,重新審視也給予應有重視,面對社大多年來「妾身未明」的制度問題,給予明確的法制定位。社大運動初萌時,期待建構一套具高等教育內涵的成人教育體系,以彌補或提供過去無緣進大學一圓學士夢近千萬的國人。但十二年來理想與現實落差日益擴大,政策面仍僅採記學校體系的學習成果,學校學習一枝獨秀,對非正規教育之學習成就仍未予與採認,雖然2002年終身學習法已明訂應建立終身學習成就認證,但大都為宣示性條文,並未予以貫徹。從1998年第一所社大成立以來,到去年底含15所部落社區大學,全國社大總數已達近百所。12年來社大不僅提供底層民眾學習機會,社大的課程發展與公共參與,則提供另一套有別於學院套裝知識,更貼近真實生活的經驗知識,社大不僅強調終身學習更堅持終身實踐,為臺灣建構另一套知識體系,以彌補正規體系教育之不足。

雖社大已是臺灣終身教育政策最重要的承載者,但迄今社大仍處於規範匱乏狀態、仍被排拒於成人高等教育之外、地位仍猶如小媳婦般。歷經摸索多次爭取,始終無法獲得突破,原因就在正規非正規的僵固思維,學位授與法法規難以突破,以及侷限於現在社大經營條件,讓社大在配套不足下屢受挫折。


當我們看到近年臺灣大學數量急遽膨脹,大學文憑被批浮濫之秋,我們卻未見成人受到嘉惠略沾資源。「柳暗花明又一村」,當文憑越來越不值錢時,成人高等教育事業反越能發展出多元的新型態,人口的變遷宣示臺灣教育必須正視與因應,這從近日教育部幾次諮詢會議,不論是社區大學、國立及高雄空中大學、一般公私立大學,大家都有共識需朝終身教育發展,也都自我定位為終身教育體系一環,同時也提出與社大正向的合作、接軌、交流、相互學習、終身學習學士學位授與策略,並肯定社大這些年來發展的價值與特色,認為可補一般大學的不足。「時間到了!」這是大家共同的看法,只待政府及教育部的「臨門一腳」,民間已準備好了,政府您呢?


總之,臺灣近些年的教育興革,受制於政權更迭,政策搖擺不定,難以作永續長遠的政策規劃,也難以前後貫徹。我們期待迎接百年教育發展真能將教育視為百年大計,以更自由寬容的精神,建構一更為開放合理的「成人高等教育體系」,第十二屆「社區大學全國研討會」即將召開,我們期待社大伙伴能凝聚共識匯聚能量,為社大順利「升級」成人高等教育而發聲;同時「全國教育會議」也將在八月召開,我們更期待能喚起各界對終身教育的重視,透過終身學習法制化,儘速規劃「終身學習學士學位」,提供層次分明的學習路徑,建構完整的終身學習體系,將成人學習的巨大能量釋放出來。同時正視到教育經費編列的不合理,宜依人口結構改變迅速調整,將部分學校經費調整到終身學習之上。如此不僅能翻轉成人學習軸線,也能蓄積臺灣社會向上提升的能量。

第 1 頁,共 14 頁

QR CODE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