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社大首頁........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社大學位2016備忘錄」

「社大學位2016備忘錄」

                    文/黃武雄/前台大數學系教授、永和社區大學創校主任

 

   關於社大爭取學位的事,已延宕多年。

 

  自倡議迄今,我寫過至少十幾萬字論述「為什麼要爭取學位?」「為什麼要有雙軌制?」

 

  但一直沒有人,針對我所提出的論點好好做過回應。反對的理由多半是空泛的疑慮。

 

  社大有兩個主軸:

 「知識解放」與「公民社會」。

 

  十多年來社大在催化公民社會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

 

  但沒有「知識解放」做為支撐,

 要提升台灣整體的文化,是有局限的。回過來也會限制公民社會的發展,因為公共參與之外,要有深化的知識,這樣孕育出來「公共性」,才能堅實的紮根於文化之中。善是不牢靠的,還要有真與美作為基礎。

 

  所謂知識解放,就是要回歸知識的「根本性」,在知識的基礎上尋求詮釋與意義,深入知識世界,抽取知性,並批判帶有偏見的既有知識。

 

  沒有知識解放作為支撐,人對世界的認識是零碎的、片斷的、甚至是浮面的,因為知識就是人類在不同時空之下經驗與反思的結晶。

 

  對於知識解放,這十多年來無法深耕,便是因為:

1、            社大無法頒授學位,

2、            社大内部有些成員,對知識解放認識不足,甚至有反智的傾向。

 

  成立社大,是為了協助台灣社會打開視野,深耕文化。但十多年來社大的經營者自身,有無打開視野?並不斷打開局面、鍛練自己在知識上的思考?

 

  還是終年為工作而工作,在知識的進程上陷於停滯的狀態?

 

  社大會不會平庸化?

 

  從創設之初,我擔心的就是這件事。

 

  第一代的經營者已經一個個淡出,把棒子交給第二代。我希望諸位會譲路越走越多元,越寬越遠;而非反其道,越走越窄。

 

  社大已是社會公器,看問題要從公共化的角度去看,不能太自以為是,用經營者有限的經驗,去框住社大的不同可能。

 

  雙軌制就是雙軌制,要譲雙軌並行發展,相輔相成。不用擔心雙軌會變成單軌。

 

  對待公共事務,看問題要正面。負面思考從來不是我們該有的選項。

 

  一旦有學位,如何不讓社大失去自主權?一開始我們就可以向教育部明白提出什麼該管,什麼不該管,並據理力爭。當然我們相應的論述也要有説服力。早期我寫過這類論述,只是有些已不符今日實際。

 

 記得社大倡議之初,我便指望有一天會出現像New School 一樣的社大,成為亞洲左派知識的重鎮?

 

  無法頒授學位,與資源不足,是當年的阻礙。

 

  但到後來,尤其到今天,阻礙卻在社大内部部份成員的眼界與心中。

 

  社大是「社會學習」的部門,不是單純的、目標導向的社運。多元是核心價值。我們要時時警惕自己,不要因我們自己的限制,而限制學員的多元發展。

 

  我們要時時刻刻告訴自已,學員的才能知識,超越我們自己,正是社大樂見的目標。

 

  我越老,講話越直白,祈諒解。

 

  無論如何,我要深深感謝大家近二十年來堅持不懈的努力,台灣社會因為諸位的努力而有顯著的進步。

 

  最後幾句話。社大已經交在諸位的手裡,應由諸位與學員共同討論,去決定未來。我寫這備忘錄,只為提醒大家不忘初衷,並重申知識解放的意義。

 

  現實社大內部的條件、台灣社會目前對學位的需求、還有帶領者的學術背景與對知識的熱情,都是大家必須考慮的事。

 

  但至少我知道一件事,外在的政治環境現在是最有利的時機。如果1997年創立社大之初,台灣有這樣的外在環境,今天社大的面貌,或許會因雙軌制,而增添另一番蓬勃的氣象。

 

這大概是宿命吧。

 

  /黃武雄 2016/06/05

「社大學位2016備忘錄」

                    /黃武雄/前台大數學系教授、永和社區大學創校主任

 

   關於社大爭取學位的事,已延宕多年。

 

  自倡議迄今,我寫過至少十幾萬字論述「為什麼要爭取學位?」「為什麼要有雙軌制?」

 

  但一直沒有人,針對我所提出的論點好好做過回應。反對的理由多半是空泛的疑慮。

 

  社大有兩個主軸:

 「知識解放」與「公民社會」。

 

  十多年來社大在催化公民社會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

 

  但沒有「知識解放」做為支撐,

 要提升台灣整體的文化,是有局限的。回過來也會限制公民社會的發展,因為公共參與之外,要有深化的知識,這樣孕育出來「公共性」,才能堅實的紮根於文化之中。善是不牢靠的,還要有真與美作為基礎。

 

  所謂知識解放,就是要回歸知識的「根本性」,在知識的基礎上尋求詮釋與意義,深入知識世界,抽取知性,並批判帶有偏見的既有知識。

 

  沒有知識解放作為支撐,人對世界的認識是零碎的、片斷的、甚至是浮面的,因為知識就是人類在不同時空之下經驗與反思的結晶。

 

  對於知識解放,這十多年來無法深耕,便是因為:

1、            社大無法頒授學位,

2、            社大内部有些成員,對知識解放認識不足,甚至有反智的傾向。

 

  成立社大,是為了協助台灣社會打開視野,深耕文化。但十多年來社大的經營者自身,有無打開視野?並不斷打開局面、鍛練自己在知識上的思考?

 

  還是終年為工作而工作,在知識的進程上陷於停滯的狀態?

 

  社大會不會平庸化?

 

  從創設之初,我擔心的就是這件事。

 

  第一代的經營者已經一個個淡出,把棒子交給第二代。我希望諸位會譲路越走越多元,越寬越遠;而非反其道,越走越窄。

 

  社大已是社會公器,看問題要從公共化的角度去看,不能太自以為是,用經營者有限的經驗,去框住社大的不同可能。

 

  雙軌制就是雙軌制,要譲雙軌並行發展,相輔相成。不用擔心雙軌會變成單軌。

 

  對待公共事務,看問題要正面。負面思考從來不是我們該有的選項。

 

  一旦有學位,如何不讓社大失去自主權?一開始我們就可以向教育部明白提出什麼該管,什麼不該管,並據理力爭。當然我們相應的論述也要有説服力。早期我寫過這類論述,只是有些已不符今日實際。

 

 記得社大倡議之初,我便指望有一天會出現像New School 一樣的社大,成為亞洲左派知識的重鎮?

 

  無法頒授學位,與資源不足,是當年的阻礙。

 

  但到後來,尤其到今天,阻礙卻在社大内部部份成員的眼界與心中。

 

  社大是「社會學習」的部門,不是單純的、目標導向的社運。多元是核心價值。我們要時時警惕自己,不要因我們自己的限制,而限制學員的多元發展。

 

  我們要時時刻刻告訴自已,學員的才能知識,超越我們自己,正是社大樂見的目標。

 

  我越老,講話越直白,祈諒解。

 

  無論如何,我要深深感謝大家近二十年來堅持不懈的努力,台灣社會因為諸位的努力而有顯著的進步。

 

  最後幾句話。社大已經交在諸位的手裡,應由諸位與學員共同討論,去決定未來。我寫這備忘錄,只為提醒大家不忘初衷,並重申知識解放的意義。

 

  現實社大內部的條件、台灣社會目前對學位的需求、還有帶領者的學術背景與對知識的熱情,都是大家必須考慮的事。

 

  但至少我知道一件事,外在的政治環境現在是最有利的時機。如果1997年創立社大之初,台灣有這樣的外在環境,今天社大的面貌,或許會因雙軌制,而增添另一番蓬勃的氣象。

 

這大概是宿命吧。

 

  /黃武雄 2016/06/05

第 14 頁,共 14 頁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