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位置:社大首頁........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更多社大發展文章按此

家庭結構改變 教育政策如何因應 ?

家庭結構改變 教育政策如何因應

臺灣立報//100年7月1日 第10版

臺北市松山社區大學校長 蔡素貞

大前研一在《一個人的經濟》一書中提到日本過去二十年來的人口出現了結構性的劇烈變化,逐漸從核心家庭轉向一人家庭,從電視收看調查,已有48%的人都是一個人收看節目,身旁陪伴的不是家人而是寵物兒女。許多女性選擇不婚,至於那些結婚的,到了50、60歲,有不少人決定離婚,加入龐大的單身族,70歲以後,配偶過世,又恢復單身,使得「一個人的經濟體」愈來愈大。所以在日本單身反而是20歲以上世代最大的族群。

雖然臺灣一個人、夫妻二人家庭比例還沒日本高,但不婚、離婚、不生,已成為臺灣社會普遍現象,加上臺灣生育率早登世界最低排行榜,深信一個人家庭竄升速度絕對很快趕上日本。當臺灣急速邁入少子化、高齡化社會,甚至家庭結構將由核心家庭轉變為一人、夫妻二人家庭時,教育資源、教育政策卻未見全盤轉化以因應快速變遷的人口結構,仍拘泥於前段正規學習體系,將大部份眼光放在前段正規教育,未能前瞻的將重心轉移至終身學習上。

若國人在人生後六十年不再學習來提升自己的職能,將無法面對各種時代挑戰;同樣對一個國家來說你的國民在完成基礎教育後,不再成長不再學習,你的國家知識力及競爭力,將會急速下降。二十一世紀終身學習不再只是促成個人成就,只是在職訓練、回流教育;而是轉換社會根本的機制,甚至是社會穩定、城市繁榮、國家發展國家競爭力的關鍵所在。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2006年正式將UNESCO的教育研究所(簡稱UIE)改名為終身學習研究所(簡稱UIL),可見終身學習在現在及未來的重要性。再者世界各國咸認終身學習是確保國家存亡及提高競爭能力的必勝戰略,而由國家層級擬訂及推動終身學習計畫,如英國 Skills for Life、芬蘭的 The Joy of Learning、日本的生涯學習政策、新加坡的 Manpower 21等。

各國也紛紛提出國家資歷架構 (National Qualifications Framework, NQF),如澳洲資歷架構AQF、香港資歷架構HKQF、歐盟資歷架構EQF,將技職教育納入終身學習,對個人學習成就給予統合資歷認可,為確保國家發展和競爭力並提出國民核心素養或關鍵能力,作為終身學習內涵。韓國十年前也推出學分銀行制度,將終身學習提升至憲法層級,有效提昇成人高等教育,保障成人受教權。

臺灣雖在1998年就提出「邁向學習社會白皮書」,較之歐美可說是同步的。十三年過去了,縱然2002年教育部通過「終身學習法」、2006年開辦非正規教育學習成就認證、2006年邁向高齡社會老人教育政策白皮書、2009年推動終身學習年、2012年推出224大學入學專案,但中央主管機構一直未能就終身學習學位法、對認可全民學習成就相關法令完成修法及立法工作,以落實白皮書的精神。

成人學習權需國家給予保障,但我們從目前終身教育經費僅佔總教育經費4%,而台灣總人口其中21歲(大學學齡)以上人口約占73%,接受終身教育的人口數(18歲以上)更高達79%,從經費數與人口數對照是相當懸殊的,是不符公平正義原則的。在此全國社大無不企盼政府能正視終身學習法位階過低、終身學習經費偏低、跨部會資源整合缺乏統整機制之問題。

修正不合時宜的法制,打破老舊的學位授與框架,建立學習成就認證制度,在政府組織重整時刻,於行政院成立跨部會的終身學習推展委員會,為臺灣奠定終身學習的永續基礎。當18分都可以進入大學時,大學學歷已是任何人都可取得的資歷,那麼為什麼成年學習成就,卻無法被合理且有尊嚴的承認呢?保障全民學習權與認可全民學習成就,是全民需認真對待與爭取的!終身學習跨步走,不是口號,應是行動與具體作為,從個人到國家,應該是時代浪頭的有為者!


(作者為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副理事長,臺北市松山社區大學校長)

成人教育權 誰來保障?

成人教育權 誰來保障?

2010-04-30 中國時報 【蔡素貞】

暌違十五年的第八次國家教育會議,將於八月召開,我們期待會議真能開出一帖良方,也期盼百年教育願景得以落實。然而要達到此目標,政府須先正視成人學習的權益,打破正規非正規教育的傳統思維,尤其是在少子化高齡化社會快速變遷時代,政府能面對「新世紀」提出「新教育」給予「新承諾」。

據經建會二○○八年統計,臺灣二千三百萬總人口其中大學學齡(二十一歲)以上人口占七三%,終身教育成人(十八歲以上)的人口數更高達七九%。反觀終身教育經費迄今僅占每年總教育經費之四%,扣除社教館所經費則僅剩二%左右,這離一九九八年邁向學習社會白皮書所承諾的六%還有一大段距離。

臺灣教育還未能真正為近一千八百萬成年人的教育權,提出完備的終身學習體制與提撥對等教育經費,也未能正視成人潛在的高等教育需求。相較韓國是以憲法在保障成人受教權及終身教育的推展,臺灣則是明顯落後,也不符公平正義原則。

何況臺灣平均壽命為七十九歲,正規教育學習年齡僅占國人生命三分之一不到,若是臺灣再不正視成人學習,那麼面對快速變遷社會,我們可預期臺灣將出現一批批無法跟上社會脈動的社會新文盲新弱勢。為提高國家整體知識力與臺灣競爭力,臺灣終身教育經費編列應看看韓國。

韓國終身教育並非只有教育部推動,二○○六年韓國各部會終身學習總經費約達台幣一千億元,含蓋勞工部、教育與人力資源部等相關部會的預算編列,對終身教育韓國政府不僅是經費的支持,且是擘畫更多元更開放的成人高等教育體系,如學分銀行。韓國之所以能走向「文化創意大國」,大幅提昇國家競爭力,是因為他掌握了學習社會的契機,「善門大開」不再壓抑成人學習力。韓國能臺灣能不能?

當我們看到近年臺灣大學數量急遽膨脹,大學文憑被批浮濫,我們卻未見成人受到嘉惠均霑資源。當文憑越來越不等值時,成人高等教育事業應越能發展出多元的新型態。我們期待迎接百年教育發展真能將教育視為百年大計,其中人口變遷宣示臺灣教育必須正視與因應,以更自由寬容的精神,建構一更為開放合理的「成人高等教育體系」。

「社區大學全國研討會」即將召開之際,我們期待能喚起全國各界對終身教育的重視。透過終身學習法制化,盡速規畫「終身學習學士學位」,提供層次分明的學習路徑圖,建構完整的終身學習體系,將成人學習的巨大能量釋放出來。同時正視教育經費編列的不合理,宜依人口結構改變迅速調整,將部分學校經費調整到終身學習之上。如此不僅能翻轉成人學習軸線,也能蓄積臺灣社會向上提升的能量。

(作者為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副理事長,臺北市松山社區大學校長)

 

實踐與反思:台灣社大運動十年的回眸

實踐與反思:台灣社大運動十年的回眸

發表人/ 松山社區大學校長 蔡素貞 


壹、社區大學倡議初衷


十年前第一所文山社大創校以來,短短十年全國已成立近百所社區大學,社大運動蔚為風潮,從南到北,遍及臺灣各個角落,社大已是臺灣「終身學習機構」中成人教育的核心。相較歐美社區大學百年發展史,社大再創臺灣另一奇蹟。臺灣社區大學的誕生有其特殊的時空脈絡,他可說是教育改革無心插柳,卻柳成蔭的成果。臺灣的第一所社區大學成立時,幾乎無前例可依循,他既不是移植自國外,又非出自國內教育體系的規劃,完全是民間自發的成人學習實驗。社大運動可說是是摸著石頭過河,一步一腳印,在實踐過程中不斷修正中不斷反思,才有今日滿地開花的傲人成績。

閱讀全文:實踐與反思:台灣社大運動十年的回眸

第 3 頁,共 14 頁

頁首